说明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说明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宜红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的政治经济分析-【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55:49 阅读: 来源:说明书厂家

2008年10月,为期两年的欧盟对华反倾销措施即将到期。但对于中国鞋企来说,苦尽未必意味着甘来。一场来自欧盟内部的“自由主义”势力和“保守势力”,将在未来三个月内,对来自中国的鞋,进行最后的博弈。数据显示,目前输往意大利的中国鞋,平均价格只有3.01欧元,远低于越南的8.72欧元、巴西11.73欧元。无论欧盟内部最后如何摊牌,对中国鞋来说,低价策略,则是一场远未言赢的结局。

欧盟与我国的经贸关系十分密切,是我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07年中国与欧盟的双边贸易额达到3561.5亿美元。但与此同时,欧盟作为仅次于印度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反倾销经济体,也频频利用反倾销措施限制中国产品的进口。

近年来,欧盟对华反倾销调查数占欧盟全部反倾销调查数量的比例很高,例如,2007年对华反倾销调查数量占到了其全部反倾销调查数量的一半;2007年9月—2008年2月,欧盟共发起9起新反倾销调查均涉及中国的产品。并且欧盟反倾销的涉案金额十分巨大,影响广泛。例如2006年欧盟对中国皮鞋反倾销案的涉案金额就高达7.3亿美元,波及到了大约1200家的中国制鞋企业。因此目前欧盟对华反倾销的形势仍十分严峻。

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的政治经济分析

(一)欧盟委员会与各成员国之间的博弈

欧盟委员会作为反倾销政策的执行机构,在很大程度上主导着反倾销的进程。但决定是否征收正式反倾销税的决定权却落在了各成员国的手上,因此在反倾销过程中欧盟委员会与各成员国之间也存在着激烈的博弈。在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中欧盟委员会先是通过反倾销咨询委员会听取各成员国的建议,修改提案,争取最终得以通过。但当它提出的两套方案均被成员国否决时,认为征收反倾销税确有必要的欧盟委员会绕过了反倾销咨询委员会,直接将提案提交欧盟理事会表决。

从表面上看,欧盟委员会与各成员国之间的博弈是势均力敌,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造成欧盟委员会在博弈中占有优势的是欧洲法院1998年的一个判例。1996年7月,欧盟棉织品联合委员会(Eurocotton)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一项针对印度、巴基斯坦和埃及生产的所有类型棉纺床上用品征收反倾销税的申请。与此次的对华皮鞋反倾销类似,欧盟各成员国也分为了“支持”、“反对”两大阵营。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作为主要的棉织物生产国表示支持征收反倾销税,而欧盟其他成员国作为进口国均反对反倾销措施。因此当欧盟委员会完成了调查程序,向欧盟理事会提交表决时,多数成员国投了反对票。欧盟棉织品联合委员会接着又提出了一项反倾销申请,此次针对的仅是未漂白的棉织品。但是这项新的反倾销提案又遭到了欧盟理事会的否决。于是欧盟棉织品联合委员会就将欧盟理事会的决议向欧洲法院提起了诉讼。最后欧洲法院采纳了欧盟棉织品联合委员会的意见,判决认为欧盟理事会没有提出足够的证据来反对欧盟委员会的提案。也就是说该判例确立了一个原则,欧盟理事会需要对它的决定提供有力的证据。这使得欧盟理事会事实上很难推翻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在此次的对华皮鞋反倾销中的情形也是如此。欧盟委员会在2006年8月30日的新闻公告中就警告成员国,如果对提案投反对票,必须拿出过硬的依据,否则欧洲法院可以依据不足为由判反对票无效。欧盟委员会的做法使得反对其提案的成员国面临相当大的压力。最终在欧盟理事会的投票中,25个成员国中虽然只有9个国家投了赞成票,但仍有4个国家投了弃权票,反倾销提案得以多数票通过,而中国鞋类企业则将在未来的两年中面临16.5%的反倾销关税限制。

(二)欧盟各成员国间的博弈

在欧盟内部,由于不同的经济结构,其成员国对待欧盟对华反倾销的态度迥然不同,甚至大体上可以划分出“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两大集团。学者Evenett和Vermulst(2005)对欧盟的反倾销政策作了研究。他们将法国、意大利、希腊、西班牙、葡萄牙5国归入“倾向于征收反倾销税”(保护主义)集团;把德国、瑞典、丹麦、卢森堡、荷兰、芬兰6国归入“倾向于不征收或较少地征收反倾销税”(自由贸易)集团。其余的国家如比利时、英国、爱尔兰、奥地利则属于中间派。

对华反倾销过程中,欧盟各成员国同样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自由贸易集团与保护贸易集团之间往往产生激烈的纷争,但最终保护主义势力往往占了上风。以2006年的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为例,意大利、法国、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南欧国家由于直接受到中国低价鞋产品的威胁,因而坚决主张对欧洲制鞋业提供保护,它们组成了“保护主义”集团,积极游说欧盟委员会对中国皮鞋采取反倾销措施。而另外一些欧盟成员国如瑞典、英国、丹麦和荷兰等国,它们国内鞋业生产基本已经转移,鞋类产品的批发零售很发达,因而极力反对征收反倾销税,主张自由贸易;德国因在鞋类制造方面的结构调整也比较早,鞋类生产进入到了价值链的上游,对中国产品占领中低端市场并不惊慌,因而也不主张对中国皮鞋设限。这些国家组成了“自由贸易”集团,激烈反对欧盟委员会的反倾销措施。但最终欧盟还是于2006年10月4日通过了对中国皮鞋征收为期两年、税率为16.5%的反倾销税提案。而在2008年3月刚公布的欧盟对华空气压缩机反倾销案件中,欧盟各成员国支持与反对的势力均衡,曼德尔森个人本来倾向反对征收反倾销税,但最后还是屈从于欧盟委员会内部保护主义势力的压力,各方妥协的结果是只征收两年的反倾销税。

(三)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中私营部门的博弈

欧盟内部的保护主义势力不仅仅来自于成员国政府层面,由行业协会等组成的利益集团也是其中的主力。在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案件中,从2004年下半年起,欧盟鞋业生产商协会、意大利鞋类生产商协会等行业组织便开始酝酿限制中国的鞋类进口。2005年1月,意大利鞋类生产商协会在意大利大部分的报纸上刊登报道,呼吁意大利的消费者抵制从中国进口的皮鞋。2005年6月,在欧盟鞋业生产商协会的领导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波兰、希腊等国的鞋业制造商协会在布鲁塞尔举行游行,要求欧盟委员会对中国的鞋类产品采取贸易限制措施。当时有超过450家欧洲鞋类制造商向欧盟委员会交出了工厂的钥匙,以此表明进口的增长已经严重威胁到它们的生存。而在中欧之间的纺织品贸易摩擦中,欧洲纺织品协会(EuropeanTextileAssociation——Euratex)的作用也十分活跃。在2005年6月10签署的中欧纺织品协议中(EU–Chinatextileagreement),欧盟对来自中国的十大类纺织服装产品的进口进行了限制,其中对八类产品的进口限制是根据欧洲纺织品协会的意见而指定的。

结语

在保护主义利益集团的推动下,欧盟针对中国廉价劳动密集型产品如纺织品、服装、鞋类产品等频频发起反倾销调查。而欧盟反倾销规则的修改使得中国企业在反倾销中难以取得有利的地位,处境艰难。以受到欧盟反倾销冲击的制鞋行业为例,根据亚洲鞋业协会的统计,在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广东5000多家制鞋企业中,有1000多家已经倒闭。其他25%左右的企业离开广东到东南亚如越南、印度、缅甸等国家设厂,有50%左右则到我国内地省份如湖南、江西、广西、河南等地设厂。而注重品牌优势的江浙制鞋企业如奥康、红蜻蜓等企业则能够比较好地应对目前的重重压力。2008年10月欧盟的反倾销措施即将到期,目前意大利已经开始积极游说,争取继续延长反倾销措施的实施期限。中国企业又将面临新的挑战。

经历了欧盟反倾销冲击,制鞋企业这种生死两重天的经验表明,中国企业要想在与保护主义势力带来的重重贸易障碍下求得生存与发展的空间,除了对外积极参与反倾销调查,还必须注重产品的品牌意识、科技含量及营销策略,走出依赖低成本的劳动力进行盈利的发展模式,才能真正突破欧盟的反倾销壁垒,创造出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400A发电电焊机

D形管厂家

盐酸达泊西汀

室内厚型钢结构防火涂料施工